<sub id="vl3td"><font id="vl3td"></font></sub>
    <sub id="vl3td"><thead id="vl3td"></thead></sub><big id="vl3td"><menuitem id="vl3td"><menuitem id="vl3td"></menuitem></menuitem></big><listing id="vl3td"><listing id="vl3td"><menuitem id="vl3td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listing>

        <em id="vl3td"><form id="vl3td"></form></em>
      <progress id="vl3td"><font id="vl3td"><cite id="vl3td"></cite></font></progress>

        <address id="vl3td"><thead id="vl3td"></thead></address>

          <form id="vl3td"></form>
          產品分類
          Product Category
          專注私房茶禮定制
          提供可靠,高性價比產品
          東莞樸喜茶業有限公司
          地  址:東莞市常平鎮漱新村
               常馬路314號
          聯 系 人:李先生 / 13712162050
               李小姐 / 13686806439
          公司主頁:www.vixiz.com
          Q  Q :524313011/342134655
          電子郵箱:524313011@qq.com
          4常見問題
          您的位置: 首頁 ->  常見問題 -> 為什么好茶要配好茶具
          為什么喜歡喝茶?想想這應該是40歲以后才癡迷的愛好,或許是恰好契合了回歸寧靜和疏淡的心境吧。
          每逢周末,斷然不愿出門。上午忙忙打掃,整個下午,就泡在茶室,“閑觀葉落地,靜坐一杯茶”,感覺時間慢慢慢下來,甚至仿佛停滯,焦慮煩躁消失無形……
          魯迅曾寫過:“有好茶喝,會喝好茶,是一種清福。不過要享這清福,首先就須有工夫,其次是練習出來的特別的感覺?!边@話說得相當有水準,不過他話鋒一轉,認為這種“感覺的細膩和銳敏”雖較之麻木是進步,但卻是“進化中的病態”。好吧,大先生總是滿懷批判精神的,我年輕時也曾十分喜歡,但是現在卻避之唯恐不及,因為他所批判的正是我不可救藥地鐘情著的“生活中的儀式感”。
          有朋友說看你發的照片,茶具換來換去的,喝個茶搞那么復雜!
          我不是喜歡繁復的人。但是我更不喜歡的是將就。
          給你講個聽來的故事:有位書法家對一位用廢報紙練字的人說:“如果你用最好的紙來寫,你可能會寫得更好?!蹦侨擞X得奇怪:“寫字和用紙有什么關系?”不過那人還是照做了,果然進步飛快!這說的是人的潛力要在特定的條件下才會被激發——正因為那人惜紙,才會在每下一筆的時候都斟酌萬分,而也是這份斟酌,讓他快速進步。
          我深信,你隨隨便便喝個茶,喝的也就是個水飽。以“隨便”的心態試試,你得到的結果也只能很隨便。凡事皆如此,喝茶不例外。
          當周末或閑暇時,把礦泉水注入老鐵壺或者銀壺,慢慢煮沸,再用喜歡的紫砂壺或者柴燒陶壺,燜幾泡老茶,然后用配套的公道杯和心儀的茶杯,細聞慢品,除了解身體之乏渴,更是精神享受,于我還似一種心靈儀式。
          就好比生活有年有節,有時有令,這樣歲月才有層次感,不時泛起的漣漪才讓平淡的日子過得“有感覺”;在冬春交替或者夏秋更迭的季節到大自然走一走,看看時光交替,頓生致敬宇宙的莊重之情。正是生活中的儀式感,讓我們除了眼前的茍且,還會經常琢磨琢磨生活的意義與生命的價值。
          再說回喝茶,“水為茶之母,器為茶之父”,用不同的品茗杯來品茶,不僅心境大不相同,口感也真的大不一樣!比如用陶土茶具泡茶,就能最大限度激發茶的香氣,尤以紫砂為最。因為紫砂透氣性好,既保留茶的真香又不會有燜湯味,經久使用,還能吸附茶汁,蘊含茶香。
          茶壺的形狀、色澤,與茶杯、公道杯及茶承的搭配,是否讓你覺得美不勝收?杯盞是否便于欣賞茶湯顏色,以及容易清洗?是否“握”“拿”舒服、“就口”舒適?
          自己喜歡的、適用的,就是好的。
          就像我大愛柴燒陶。那自然的落灰釉乍看很不起眼,和精美的細瓷、養得瑩潤可人的名貴紫砂茶具等比起來,它簡直就是丑小鴨。但是我就是喜歡柴燒茶具上色自然,釉面樸實卻帶著豐富的色彩變幻,有的似貝殼蛤蜊般光澤,有的顏色如金屬般厚重內斂,那樣的復古,
          那樣的田園,那樣的內斂,又是那樣的奔放!與琥珀紅或杏黃色的茶湯相映襯,越看越耐看。據臺灣朋友介紹,柴燒是一種古老的技藝,燒窯難度相當高,因為全靠柴燒時火候的表現,不同的窯、不同的溫度、不同控制火候的方法以及不同的陶土土料等,都會影響到作品的風貌,所以每一件柴燒作品都是獨一無二的。而且原料取自天然,完全沒有毒素,用柴燒壺和杯來泡茶,既健康又格外甘醇。
          木藝、陶藝的厚重古樸,自然天成,總是讓我有種心動,買回家的愛不釋手,買不起時挪不動腳步。大匠之思化為巧物,藝術與生活千絲萬縷的糾纏,在把玩撫摩中,感受生活的溫度,感恩造物的賜予,一邊自思自省……在這樣的心靈儀式中,仿佛逆時光而上,喜不自禁地回望那時間深處的風雅。偶爾,我會回想起小時候喜歡的金色向日葵,燦爛而充滿活力;
          當長滿黑籽的葵盤重重地深深地彎向地面的時候,小小的我不用蹺腳便能拉過來,撥那些飽滿的瓜子。我不知道在冥想中,成熟的向日葵與柴燒陶產生了什么必然聯系,我只是懂得并相信,當長滿黑籽的葵盤重重地深深地彎向地面的時候,它一定看到了天宇和星辰。
          mg游戏送彩金网址大全